最新网址:www.biqusk.com
必去书库 > 其他小说 > 公主花轿产子后名震皇城 > 第20章 做戏
    秋芷若娇滴滴就走过来了,一脸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模样:“瑾贤哥哥?”

    凤颜玉原本还觉得秋芷若挺好看一美人,现在是越看越不顺眼,正常地活着不好嘛,说话做事那么作干什么?

    凤颜玉注意到秋芷若左手边的金色镯子,和自己的手上拿着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哟,这是有备而来啊!她记得之前都没见过秋芷若戴这个镯子啊,今天戴出来,岂不是不打自招?

    凤颜玉不管江瑾贤心里怎么想,秋芷若的种种举动已经证实了她做贼心虚了。

    莘儿和杜管家被李嬷嬷带上来,凤颜玉瞧着秋芷若镇定自若,看起来十分无辜的神情,在心底冷笑。

    “秋小姐!秋小姐!”莘儿哭着,膝行而来,用脏兮兮的手拉扯着秋芷若的裙子,“救救奴婢,奴婢什么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秋芷若看着莘儿那沾满泥土手抓在在她干净的月华裙子上,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厌恶,但还是极为得体地道:“莘儿姑娘,你犯了什么事?如果可以,我一定会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秋小姐!我不过是向你讨要了个药方,哪里知道你送我的镯子里有明矾,害得小公子和小小姐吐奶……”

    “莘儿姑娘,你在说什么?我是教过你治疗你病症的药方,你也说确实有用,可这跟小公子和小小姐吐奶有什么关系,你可得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莘儿呜咽着,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,凤颜玉接过话头,冷声道:“问题就出在你送给她的那个镯子上!那个镯子里有机关,每次她大幅度弯腰掀开厨房水缸盖子的时候,都会让里面的高浓度明矾从机关的缝隙里撒出来。你教她治病不过是掩人耳目的一个名头,刚好出了事将全部责任全部栽在她手上。”

    秋芷若不慌不忙地抬起自己左手的胳膊,声音婉转如莺啼:“公主姐姐说的可是我手上的这个镯子?这个镯子是我的继祖母送给我的,是一对。当时我是一对都戴在手上的,见莘儿可怜,便送了她一只。”

    秋芷若脱下左手的镯子,交给江瑾贤,让他检查。果不其然,这一只里面也有一模一样的机关和明矾。

    云禾见状,怒声开口:“冯老夫人是续弦,一直都不喜欢先太夫人嫡出的大房,这些年来一直明里暗里的打压着我们,没想到竟送了这样恶毒的东西给小姐!小姐!这都是冯老夫人的错!是她要害小姐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会这样。”秋芷若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,好似一朵纯洁无染的白色莲花,“亏我还念着冯老夫人的好,得了便贴身戴着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江瑾贤轻轻的咳了咳,他看了一眼凤颜玉愤愤不平的模样,估计也猜出了秋芷若和云禾两个仆人是在一唱一和。他知道凤颜玉对于秋芷若待在府里总归是不满意,想尽办法希望她离府。他原本以为秋芷若是个善良的人,没想到会做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秋芷若都是秋尚书的嫡女,他不能在相府惩罚于她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芷若的无心之失,那此事便就此作罢。芷若,既然这镯子里有毒物,你也不能再继续戴着,便脱下来交予工匠,将镯子里的明矾全部弄出来,融了,加上我近日新从南海得来的珍珠,新做个琉璃珍珠金簪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秋芷若的盈盈双目对上江瑾贤的,心中暗喜瑾贤哥哥原来心里还是有自己的,正准备笑着谢过瑾贤哥哥,凤颜玉已经怒气之际地吼道。

    “江瑾贤,我真是看错了你!当初你掉进山洞里的时候我就不应该心软救你,就应该让宴宁一刀把你捅死!”